9旬越南老妪, 抱着日军衣服睡觉长达60多年, 其子恨得咬牙切齿


如果个人情感与国仇家恨冲突了,你会怎么选?身处如今这个相对和平的时代,这样的事情比较少。但是在几十年前还真的有很多人面临过这样的抉择。

2017年,日本明仁天皇接见了一位名叫阮芝璇的越南老妪,声称她是日本、越南两国友好的象征之一。此举让阮芝璇的故事广为人知,那是一段爱情,可我并没有太多感动,只有唏嘘和替她不值。

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,日本侵略的铁蹄踏上了大半个亚洲,中国深受其害,越南也是如此。1940年侵占广西一部分领土的日寇为了能长期驻扎在这里,威胁中国的陪都重庆,便打起了越南的主意。占据了越南,日寇还能切断越南河内通往云南的铁路线。

当时越南是法国的殖民地,法国本土都已沦陷,说话完全没有底气,但掌权的维希法国是德国扶持的傀儡政权,日本还是要给盟友德国面子的。

所以日本先跟德国协商取得了在法国的驻军权,越南从此成为了法日双重统治的殖民地。

但日本人并不愿与法国人共享越南,不好明面上撕破脸,就暗中使阴招。他们利用越南人普遍仇视法国殖民者的心理,宣传自己是来帮助亚洲各国独立、解救这些被西方殖民的群众。

很多越南人并不知晓实情,在他们看来,日本人是亚洲面孔,总比白种人可信一点,于是很大一群人都欢欢喜喜地选择了迎接,甚至有不少越南女性嫁给了日本兵,阮芝璇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阮芝璇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女子,她见周围乡亲对日本人都持友好态度,于是也选择了盲从。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,她与一个下乡调查考察的日军军事顾问相遇了,两人彼此很快就生出了好感走到一起。

两人的夫妻生活维持了四年多,阮芝璇为丈夫生下了两个孩子,日子过得还算不错。然而这不错却是建立在越南人的苦难之上的。

日本在越南站稳阵脚后,很快就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,其为了运转自身的战争机器,在越南当地大肆增加税收、搜刮群众。他们以极低的价格强征越南的大米,最高峰的1943年强征了100.23万吨。

这些都是越南百姓的救命粮,可侵略者怎么会管这些呢?日本的“义务售粮”制度给越南带来极其惨痛的灾难,《越南独立宣言》里就有这样一句:“从广治到北圻饿死了二百多万同胞。”

阮芝璇嫁给了日本人,饥饿是不用承受了,可经常会遭到同胞的冷眼。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她并没有在意,与丈夫依然恩爱。

她本希望能跟丈夫长长久久,只不过日本侵略者最终还是战败投降了,如此一来阮芝璇的丈夫没有理由再留在越南的土地上。

当时局势混乱,她的丈夫没有带、或许也是不想带她回去,因此,她们就这样分别了。最后那一刻,他们约好等时局稳定再一家人重聚。

让我唏嘘的,正是这夫妻二人分开后截然不同的态度。

阮芝璇始终深深爱着丈夫,即便对方是侵略者也不管不顾,眼下丈夫虽然回国了,但情况好转后一定会来接自己的。抱着这样的念头,阮芝璇一直在等待,她相信能够等到那一天,所以往后几十年,即便还有另外的追求者,她通通都拒绝了。

这么长时间的孤独,想想就很难熬,阮芝璇却承受了下来。三百六十病,唯有相思苦,为了寄托心里的思念,她将丈夫留下的衣服裹成了一个假人,每晚都抱着那个假人入睡,就当成丈夫还在身边的样子。

很多个迷茫的夜里,阮芝璇就这样对着“假丈夫”述说衷肠,即使得不到回应,她还是坚持这样的举动。

如此深情,我们局外人看着似乎有些魔怔,但对阮芝璇来说,这已是最好的排遣方式了。

阮芝璇做到了忠心不二,但那日本男人却正好相反,他回国后并没有太多的眷恋,誓言很快抛到了脑后,没多久又重新组成了新的家庭。什么约定,什么再聚,都比不上过好当下更重要。

对于昔日丈夫的变化,阮芝璇丝毫不知情,她只是痴痴地等待,而她的两个孩子却对父亲没有半分好感。

因为身上流着日本人的血,两个孩子从小就被同胞仇视,等日本投降父亲回国后,他们更被冠以过“没爹要的X种”之类的羞辱称号。加上只有母亲一个人把他们辛苦拉扯大,家里就较为贫困。这些因素加起来,两个孩子对父亲实在没什么好感。

不过怨恨也好,思念也罢,他们一家人后来还是见了一面。正如阮芝璇与丈夫相遇很偶然一样,她们再见的契机也很偶然。

虽然二战时期日本对越南做下了诸多恶事,但自1973年两国建交后,关系却日益紧密,日本为越南提供了大量的战争赔款及援助贷款,改善了越南的经济环境。他们各取所需越走越近,有很多日本人也会去往越南旅游、投资。

有一名日本记者想要到越南寻找一些当年日本人留下来的后代,经过几番打听,就得知了阮芝璇一家的情况。这名记者被阮芝璇的痴情感动到了,回国后就进行了大肆报道,于是阮芝璇在日本出了名,甚至连当时的日本明仁天皇都被惊动到了。

日本明仁天皇为了拉近两国的关系,特别接见了阮芝璇,还称她是日越两国友好的象征之一。这样的举动,这样的称赞,阮芝璇的事迹被更多人熟知,有心之人就想要帮她找到丈夫。

一番努力下,阮芝璇丈夫(前夫?)的信息都被挖掘了出来,于是这阔别数十年的一家人终于再见了一面。

可再次相见,双方已形同陌路,年过9旬的阮芝璇千辛万苦见到梦中之人,却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。或许,喜欢了那么久,阮芝璇真正喜欢的只是想象中的那个丈夫了,眼前的男人已经太过苍老,身边还多了其他人,这并非她想要的。

几十年的光阴,最终等到了什么呢?我能感受到的只是怅然。战争啊,它是人性的放大镜,会将人类的真善美和假恶丑无限地放大,而人的命运又随着战争的变化变得身不由己。

这样的结局,是一声叹息。